GigGuide.tw

…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

發表

...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

▲ (由左至右)Jamie Miller、Jason Reece、Conrad Keely及Autry Fulbright II。
Photo(s) by Trail of Dead - © 2008-2014

首先,Trail of Dead已經成立了18個年頭,但為什麼這才是你們第一次來台灣呢?
喔..我不知道。事實上我們一直試著踏入我們從未去過的地方,而這的確是我們第一次在亞洲這麼多國家演出。我想我們的確需要請我們的經紀人多安排一點這種行程,不然他們不會這麼做。

你們每張專輯都會演出嗎?
應該會。也許不會每張,隨著我們發行越多專輯,表演每張專輯這件事也變得越來越難!

我之所以會問這個問題是因為在台灣之後你們在日本的表演是只會演出Madonna﹝第二張專輯,於1999年發行﹞的曲目。這是日方主辦單位的要求嗎?
沒錯,他們的確這樣要求,因為Madonna這張專輯在日本重新發行。

有段時間你們在現場表演當中使用雙鼓手演出,那真的非常棒,我好奇你們為什麼不這樣做了,那是特別安排的嗎?
當然是。雙鼓手演出成本及難度都很高所以沒辦法常常這麼做。我覺得把樂團拆成四個部分來演出是非常自然而且充滿化學作用。當樂團成員太多時,是很難展現這份自然的。

新專輯裡的「Up To Infinity」這首歌,聽來比近期其他專輯更為生猛硬蕊,新專期其它歌曲的風格也是這種取向嗎?
沒錯!這絕對是一張更尖銳沸騰的專輯。

...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

▲ 專輯《The Century of Self》封面由Conrad Keely設計呈現。

Trail of Dead的專輯封面大多是你設計的。對你來說音樂和美術是兩個分開的事物或者兩者的關係是相當密切的?
我認為美術設計與專輯本體是同一件事的兩個部分,我不認為它們可以被切割開,我總是這麼看待的。

新專輯會有像上張專輯那樣附加些什麼嗎?﹝「Tao of the Dead」限量版本有由Conrad Keely繪畫寫作的20頁圖文小說﹞
會的,新專輯將會有一本180頁的書,內容是延續我在上張專輯寫的故事的兩個新章節。

180頁…認真的?
沒錯!

...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

▲ 專輯《Tao of the Dead》封面由Conrad Keely設計呈現。

哇,太驚人了!
所以,新專輯名稱「Lost Songs」是什麼意思,關於什麼?
專輯裡有首歌叫做「Lost Song」。當我們整理寫下專輯所有想法及概念的時候發現有首歌我們想不起來一開始是誰寫的、為何要寫,所以我們乾脆把那首歌暫時叫做「Lost Song」,寫歌詞的時候也直接把這件事當素材,直接把「Lost Song」當作歌名,完成歌詞。

在歌迷及評論的壓力下試著做出比「Tao of Dead」和「Source Tags & Codes」更好的專輯會讓你們在發行新專輯這件事上綁手綁腳嗎?還是你們可以超然看待?
完全不會,事實上在某個程度來說反而變得更簡單。我想是因為我們一直在努力讓每張作品維持一定水準,我們已經相當駕輕就熟了,所以發行新專輯一點都不難。

我一直急著想聽Trail of Dead上禮拜在Spotify上架的新歌「Catatonic」,但是Spotify程式在台灣因為區域限制的關係無法使用,這對歌迷來說真的很困擾,你是怎麼看這音樂產業在2012搞出來的名堂?
這好奇怪,音樂產業似乎一直在惹是生非。網路以一種難以預測停不下來的速度在發展。我是很認同科技的,未來音樂的發展應該是相當有趣的,只要大家還在意音樂的話。

說到歌曲名稱,你覺得現今年輕人真的是無感缺乏政治意識,還是因為透過Facebook以及其他媒體我們更容易察覺到某些人真的很蠢?
這也是我所關心的事。美國的孩子不在乎發生了什麼,他們缺乏對事件的宏觀。另一方面來說,透過網路我們應該獲知更多的訊息,但這對某些人來說卻是不容易,他們自顧自地遮住雙眼不願多管。

你希望社會大眾能更關注什麼議題?
新專輯其中之一的主題是專制,我強烈感受到它的存在。我小說寫的也是關於這個。人們利用權利對自己的人民做出殘忍暴行,敘利亞的流血事情持續發生,我無法理解人們事不關己和不採取任何行動的態度。

你們也將新專輯獻給在監獄中的俄國龐克樂團「小貓暴動」…
是的。在這樣的時候我們還能把言論自由視為理所當然是很奇怪的。人們因為唱首歌就被送進監牢實在太瘋狂了。

你在柬埔寨住了一年甚至更久。這是什麼因緣際會?
我的父親來自泰國而我們就在那附近旅行…我們先到了柬埔寨,我很喜歡所以就決定留下。

你原本就不打算在任何其他地方安頓下來,對吧?
不,我沒有,我只想要旅行。我並沒有那種我也許會安頓於此的念頭。

除了你之外其他的團員都回美國了,這對Trail of Dead 會造成任何壓力嗎?
完全不會。有時候因為時差的關係聯絡上會不方便。樂團的大家即將第一次來這裡演出,我就像在亞洲的總指揮似的。

與Jason Reese共同寫「Lost Songs」專輯歌曲的時候你在柬埔寨嗎?工作要如何進行?
事實上我回到奧斯汀﹝德州﹞的時候才真正開始寫歌,我們決定展現高度自發性來完成這張專輯,所以歌曲完成的速度非常快,大概只花了三個禮拜。

在海外生活的經驗是否讓你對美國有更多嶄新的想法?
你的想法很不一樣我覺得很有趣。我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亞洲發生些什麼,而的確有許多事件值得我們注意,例如森林砍伐。這在柬埔寨真的非常非常嚴重。

亞洲有什麼讓你高度關切的事件嗎?
當然有。而且即須解決。森林砍伐這種事情絕對不能再以這樣的速度發生下去。

網路上有幾個你與柬埔寨當地樂團「Kampot Playboys」在小酒吧一起表演的影像,看起來很有趣,你享受這種小而與觀眾互動密切的表演形式嗎?
喔,當然。這偶爾會發生,像昨天我去看朋友的演出之後就被邀請上台即興演出,這真是隨興的表演方式。

類似的事情會在奧斯汀發生嗎?
在美國你必須在演出之前綵排很久,但在這你可以很隨興的走出去跟人群一起彈吉它同樂,我很喜歡這種自然的氣氛。

放棄輕鬆的生活方式重新上路會不會越來越難?我知道你們有非常忙碌的巡迴行程。
我享受巡迴也享受旅行。我有很多關於旅行的書,我也把旅行當做創作養分。旅行在我的生命中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假如時間允許的話,你們還有什麼其他想在台灣做的事?
我期待的永遠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品嘗當地食物。我希望我們有時間去市場轉轉,因為我想吃遍台灣的美食!我非常期待可以這麼做!

在Trail of Dead所有歌曲中你有最喜歡的嗎?
新專輯中我有最喜歡的歌,你還沒有機會聽到,歌名叫做「Awestruck」。較久遠以前的作品就比較難說了。我非常期待在這次巡迴表演「Worlds Apart」這首歌,這首歌收錄在「Worlds Apart」專輯中。

你們以在現場演出時砸爛樂器聞名。你們在台灣的演出會砸爛任何東西嗎?我想看你們弄壞一些東西!
喔喔,不會!這次演出的所有設備都是借來的。但假如你們會帶些東西給我們破壞的話,我們絕對不手軟!


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Dinosaur Jr.,和Sonic Youth的Thurston Moore11月1日將在台北的Neo Studio演出。詳情見此。

也看看:
...And You Will Know Us By The Trail Of Dead的官方網站


loading...

Steve Leggat is a freelance graphic designer, web developer and photographer living in Taiwan. He is the guy that started GigGuide.tw.


Search all articles by Steve Leggat

相關文章文章
最新文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