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Guide.tw

TheJunk

by

TheJunkTheJunk

▲ 民官 / 闞道
Photo(s) by Brian Chen - © 2008-2014


去年開始表演的迷幻樂團(廣義來說,他們音樂有太多元素了)TheJUNK帆人,在一年間以橫跨60-90年代的各種藍調基底樂風於臺北樂團圈竄起,騷動啊騷動的現場就這樣漂過了個新年。前陣子吉他手民官神秘兮兮的丟了個樂團的試聽,乾脆就來訪問他們一下吧,不多說:

在你們的現場可以聽到非常多種音樂元素,你們怎麼定義自己的音樂?

民官: 其實會有很多不同的音樂元素,應該是因為大家聽的音樂都不太一樣吧?然後我們做歌的時候常常都會想接一些不同的節奏或音符去帶動新的律動,畢竟每首歌都快10分鐘,不想想變化是不行的。

闞道:要去定義自己或者自己的東西真的是滿難的(笑)。其實我本身不太清楚要怎麼去定義帆人的音樂,我試圖把我一路下來所聽到、所感受到、欣賞的樂句及概念加以吸收,並以自己的概念詮釋,完成腦中抽象的意念,我認為這是一種態度,每個人都不同,我自己也不希望有一天帆人就是一個某某樂風的樂團,我希望作品是可以無限延伸而有不同面向的,這種必須富有生命力的事情,感覺上也是我不敢去定義吧。
不過就純粹的樂風來說,有人說我們是藍調迷幻,也有人說我們帶有一點宗教味?(笑)

你們每一首歌應該都有將近10分鐘吧,大部分是用Jam出來的嗎?

闞道:對,通常我會把腦中旋律跟歌曲概念的方向敘述出來及大致演奏出來後,在初步的主要架構下,大家就用各自的情緒去共同演奏,然後在過程中提出自己的想法,在最後定案的“大致"架構下,互相即時搭配,注入自己的音樂精神進去演奏;有人說帆人每次演出在歌曲上的長度、結尾跟配唱下的點都不盡相同,因為大家每次都會有不大相同的情緒背景,大概是這樣的過程。
歌曲比較長應該是大家不知道要怎麼停比較好聽,所以總是要想一下。

請你們兩位各自談談,自己受哪些樂團/樂手影響最大。

民官:像我自己彈吉他其實不太傳統,很多技巧什麼的都亂摸出來,所以影響我的樂團跟樂手主要都是意念跟音樂,而不是技巧;我國中的時間開始聽Blues,那時候我就沒有很喜歡B.B. King 了,哈哈,我比較喜歡Freddie King,他其實很Soul Blues,後來又喜歡上Buddy Guy,他彈吉他跟唱歌都超狂放的,這影響了我很多;後來就開始聽一些Jazz,Hard Bop 是我最喜歡的Jazz,Grant Green 的吉他幾乎都是旋律,他完全不用彈和弦就可以征服我,只彈單音就那麼帥跟有Groove我的吉他偶像!然後我高中的時候就聽了一些Motown 跟傳統的Soul 跟Funk,之後聽了Maxwell 就狂找Nu-Soul 來聽,我曾經有一台16GB都是Nu-Soul 的MP3,後來搭地鐵時掉了...... 掉了MP3 那半年我超傷心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都沒有聽音樂,其實影響我的音樂是以掉MP3這段時間為中介,掉MP3前都在聽黑人音樂;掉MP3之後,我就開始多聽了Cream、Taste 之類的60' Rock,尤其是Cream ,Eric Clapton 最帥的時期,然後節奏組因為都是爵士樂手,很多歌都長長的,有時候還Jam 很久,他們的專輯我都有收!後來我又聽了The Black Keys、BRMC 跟The Black Angels,這三Black 應該是影響我超深的樂團,有Groove的Bass Line、復古的旋律,然後一點點的迷幻,這類的音樂如果再有一把比較Hard Rock 的吉他就完美了,所以我後來聽到了湯湯水水Sleaze 之後,他們就成為影響我的樂團了,我常常說他們是比較硬的The Black Angels ,一樣有暈暈的節奏,重點時吉他都很60'-80'的,而且還讓我找到了我現在最喜歡的曲風Stoner!現在我常聽的樂團都是一些Stoner 跟老迷幻tone 的樂團,Kadavar 跟Earthless 是我這半年的最愛。
簡單來說影響我聽音樂的路是這樣的:Blues→Hard Bop→Nu Soul→ 60' Rock→Three Black→Hard Rock→湯湯水水&森林→Stoner/Psychedelic/Free Jazz

闞道:我喜歡音樂富有Grooving、性感且在失控邊緣的貝斯聲線,混亂但最後關頭卻還在拍子上的爵士鼓,以及瘋癲的老音色吉他聲響。早期還沒有接觸60's上下的音樂時,我非常喜歡Red Hot Chili Peppers的吉他手John Frusciante及貝斯手Flea的搭配,尤其是John Frusciant的手法還有手上那把62’s Fender Stratocaster鏘鏘鏘的聲音,跟他身體的律動、不顧一切推弦配娃娃的技法都讓我印象深刻。後來在高一的時候偶然看到The Doors的- Light My Fire (Live In Europe 1968),對於那種配置跟即興的成分,跟鼓手、鍵盤手和主唱(其實全部團員都很強大)的風格讓我非常驚豔,接著看到Jimi Hendrix竟然讓吉他叫成樣(笑)。
自此之後,我自己的音樂世界和藍圖就開始深深的被影響,我開始泡在50’s-70’s的爵士、藍調、衝浪、南方搖滾和各種迷幻,喜歡的就開始研究,那些時期的音樂我覺得都很過癮,影響直到現在在嘗試的藍調迷幻。
影響我的樂手其實不多,我通常比較容易受到整體音樂/整個樂團的影響,然後去聽每一個不一樣的細節,再自己拿起樂器跟著進去玩,這樣的感覺總是有很多心得跟驚喜;The Entrance Band的吉他手Guy Blakeslee像在游泳一樣的指法,The Entrance Band的貝斯手Paz Lenchantin整場都在跳舞的女人,Can的鼓手Jaki Liebezeit總是打出非常有深淺的旅程,爵士鼓手Alan Dawso的Solo,吉他手Tony Iommi;南方樂團suck的編曲和The Psycheground Group整個樂隊都影響我頗深的,在60年代中尾樂團大爆炸的時候,有許多很厲害卻幾乎沒正式作品的樂隊/樂手,都影響了我對音樂的看法。日本的音樂也是充滿驚喜!我也很喜歡一些地方樂器或宗教音樂的某些部分,像台灣民俗慶典時候用的低音嗩吶和陣頭用的鼓,藏教音樂的那種超緊的感覺都很過癮,也是我會想嘗試如何融入帆人的音樂裡面。
我想列出一些現在想到的樂團,是我喜歡的,因此都有影響到我:
The Entrance Band / The Psycheground Group / Suck / Axe / Can / Them / UFO 1970 / Armageddon Piazza / Da Capo / Franklin / Flower’s Travellin’ Band / Black Sabbath / Canned Heat / Om / Sleep / Slowdive。

TheJunk

Photo(s) by Brian Chen - © 2008-2014

透露一下2013年有甚麼計畫吧!

闞道:帆人第一次自己策劃的音樂演出活動“第一次空間實驗"2013年1月13號在西門阿帕808。

目前作品在進行錄音,預計2013年五月左右會完成。
帆人的小貼紙在設計中,很快就會跟大家見面。
繼續創作,會作幾首短歌的。

一月要來台的美國實驗/迷幻樂團Alpine Decline,你們是怎麼搭上線的?

闞道:一開始Alpine Decline與Kandala Records廠牌的負責人張又生聯繫,表示來台灣演出的計劃,經過張又升推薦,我們與Alpine Decline聯繫上,之前聽過他們的作品跟網路上的演出影像,大家都非常喜歡,民官與Alpine Decline的Pauline Mu搭上後就開始與我討論策劃該用什麼樣的模式,去進行這次來台灣為期一個禮拜左右在台北台南的演出以及活動細節。
很謝謝華山/西門阿帕的簡立明老師提供場地資訊,讓我們順利在台北場舉行將有六個實驗迷幻樂團的表演,以及台南場在TCRC阿傑幫我們推薦樂團然後宣傳,肯定很好玩,也辛苦民官投身主持發起活動和規劃演出動線及聯繫樂團。


相關連結
TheJunk Facebook

loading...

Spacerocker Photography - Brian Chen

GOAT is part college student and part freelancer. He’s loves heavy music and is a bassist. Death metal once saved his boring high school life, but he now plays more doomy stuff.


Search all articles by Goat

Related ArticlesArticles
Latest Articles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