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Guide.tw

Slack Tide

by

Slack Tide

Photo(s) by Etang Chen - © 2008-2014

Slack Tide 一直以來被稱為「Fuzz 吉他樂團」、「90s 獨立搖滾的台灣後裔」,或是「好吵好大聲」。你們會如何描述自己的音樂呢?

做激烈運動時可以聽的抒情歌。


你們的首張專輯「Security」是自行錄製、發行、販賣。是否可以說明 DIY 的過程、你們從中學習到什麼、如果有其他樂團想要 DIY 錄音的話,你們會給哪些建議?

Security 鼓的部分是到 Noiz 錄音室找小花錄音,其餘都是在我房間搞定。會選擇這麼做,是希望在有限的經費下,能有最大幅度的自由,將想法放入專輯中。

當時 Slack Tide 還是鼓/吉他兩人團,考量到我們的器材不足以好好錄鼓,但鼓的聲音和動態對音樂本身太過重要,沒有到錄音室沒辦法捕捉那個真實感,所以決定找我們很信任的小花錄鼓。在錄音前冠甫自主特訓了一陣子,最後用一個周末一次錄完九首歌。
 
吉他的部分,就是一台當初已經可以作古的電腦、Ableton Live 軟體、一把 Jazzmaster、一台 POD、一顆 Pro Jr.、借來的 Shure 58 和家用 KTV 那種爛 Mic,以及滿地亂擺的效果器和導線。在錄這張時,我其實沒有太在意「一定要錄下超好聽的”吉他聲”」這件事情,想法比較接近把吉他當作送出訊號的器材,然後邊錄邊實驗能玩出什麼有趣的聲音。

從吉他錄音到後來的 Mixing/Mastering,智明都是我們的另一對耳朵 (或是白老鼠),每天幫我聽過兩三種版本,持續長達一兩個月,所以後來也非常理所當然的加入成為貝斯手。這麼好聽的歌沒有好的 Bass 線太可惜了 (笑)。

要錄得很「真實」的話,去錄音室絕對是最好的選擇,不過和每個剛開始的獨立樂團所要面對的一樣,去錄音室時間就是金錢,而且通常前者比後者多很多。因此,選擇 DIY 的話,器材雖然受限,可是幾乎沒有時間的限制,可以反覆實驗,繞路繞到能呈現自己想要的聲音為止。例如在「Human Disease」裡面我錄了很多用打蛋機彈吉他的聲音,再一段一段剪接成音樂的一部分,這件事情其實非常耗時,可是 DIY 的狀態下我沒有太大的時間壓力。

20 年前的 DIY 精神,讓很多聽起來不可思議的 Lo-Fi 專輯誕生。在軌數和器材有限的狀況下,會強迫思考,用其他方式錄音。而且說到底,1960 年代的 Abbey Road EMI Studio 也只有八軌,Beatles 還是照樣錄音,那是那個時代的尖端科技。

這個年代的 DIY 是電腦的世界,能達到的功能遠比過去多更多,但螢幕上的模擬軟體會讓人有「必須盡可能達到專業等級」的錯覺,而硬要把假的東西當成真的,然後苦惱要怎樣可以更真,絕對會精神耗弱。如果能保有「利用手邊的東西想辦法生出好玩的聲音」這樣的心態,我覺得比較能讓過程保持有趣。


台灣音樂常被評為「與___相似」:與國外樂團相似,或台灣團之間彼此相似。你們認為這樣的評語公正嗎?「相似」這個標籤能套用在你們身上嗎?

每個人聽音樂都會在某種程度上進行歸類,就和我們對所有喜歡/不喜歡的人事物一樣。對於喜歡的音樂通常能大致說出一個方向,也能細數每個樂團之間的差異,可是對於不怎麼有興趣的音樂類型就會「阿就都那樣」帶過,自然也不會清楚每個團特別的地方。所以「相似」一直都在,只是會隨喜好而有正面或負面的意思。

大部分玩團的人本身就是樂迷,想做音樂的起始點就是因為在某些年少時期喜愛的專輯中找到認同感,受影響和啟發,所以身上帶有喜愛的音樂的影子是必要的,那是動力的根源。而同一個地區、世代,有共同成長背景的人,會有類似的認同目標也非常正常 (可能是國外團或是其他台灣團)。但在做音樂時,每個人都是透過自己的方式展現這些影響。挖得越深,越遠離表面和形式上的效法,「自己」就越鮮明。從這點來看,「抄襲想做的音樂」,和「將做音樂當作是對自己喜歡的音樂致敬」是非常好分別的。如果抱持著興趣,用心聽每一個樂團,每個好的樂團都會有其獨特性。

如果 Slack Tide 被說「很像那種吵得要死的老東西」,我們會當作是恭維。


Slack Tide 是 2013 Streetvoice見證大團年終回顧場四強之一。對此你們作何感想?你們對見證大團這系列的活動的想法為何?

很爽很有趣,像是 RPG 遊戲開了某張等級頗高的地圖那種感覺。能去不只一次的感覺更好。
 

我知道你們對器材很有研究和想法,特別是 Fuzz 效果器。你們為什麼要用那麼多種效果器?對你們的音樂的影響為何?

因為接上音箱後我們就不會用 clean tone 彈樂器了,辦不到。認真說,在三人團的狀況下,想要讓層次更豐富,但保留歌本身的高能量和直接的話,就需要在聲音變化上動手腳,而我們選擇的方式是大幅度的在音量、頻率、破音的波形上做變化。所以嚴格來說,雖然我們一副 Lo-Fi 樂團的樣子,可是現場演出時需要相對較好的 PA 狀況及足夠的音量,才能表現我們想要強調的部分 (基本上每個樂團都是如此),不然常常會變成老式螺旋槳一般呼嚕嚕嚕過去,不過這不影響我們想要攻擊大家耳朵的決心。


我一直非常享受你們的現場演出,最近的表演還多了些有趣好笑的梗。有沒有哪場表演是令你們印象深刻的?有什麼故事可以分享?

印象深刻的很多,其實每場表演都有些獨特的記憶點,像是莫名被戴上安全帽灑酒、 看完小恐龍隔天的續攤致敬表演、萬聖節 cover 辣妹合唱團等。比較早的時期有一場周間晚上在 Revolver 的表演,台下不超過十個人,可是都是一路上很支持我們的聽眾。我記得那天表演異常專注,像是在開一場 VIP 私人秀一樣。


你們最近在聽什麼音樂?你們喜歡的音樂中有哪些可能是出人意料的。

最近在聽:
Mount. Eerie – Wind’s Poem
Happy End – Kazemachi Roman
Eric’s Trip – Love Tara
洪申豪 – Light Coral
Forest – No Fun
骨肉皮 – 快樂玩
理化兄弟 - Soundcloud 上的所有錄音


出人意料:
Marvin Gaye


Slack Tide 接下來的目標為何?

我們最近正在籌備三人組以來的第一張單曲,預計收錄四首新歌。與「Security」DIY的形式不同(預算當然也不同),這次我們在錄音室當中試圖呈現我們「最完整」的樣子,而非以實驗的心態去嘗試各種不同的聲音。這些新歌都是我們近期表演的必備曲目,但在練團或表演的狀態下,往往遷就於音場、器材、心情、體能、飽足感、睡眠慾等眾多因素,所表現的未必都是我們所滿意的。因此這張作品的想法很單純,就是留下這些歌最好的樣子。這是我們正在作的,如果要說目標的話,那就是讓它們都成為killer tune吧。

其實我們的目標總是很多。跟其他友團出國巡迴已經考慮過幾十次,MV構想好的歌大概也有四、五首了,第五張專輯的概念差不多也有個底了,買新琴新效果器新音箱新鼓新銅鈸,游泳健身、練後仰跳投低位單打……。你也知道一個目標很多的人,通常也就是目標很多而已;畢竟在這個地方生活不是容易的,而規劃目標有助於你暫時無視那些不容易。可幸的是,長期看來我們似乎並沒有偏離所構想的樣子太遠,也就是說嘴砲不單單都只是嘴砲而已,但讓我們認知到唬爛有其效益無疑是一件危險的事,不然新年新希望就定為少打嘴砲好了。


最後,有任何想對GigGuide.tw 的讀者說的話嗎?

運動是健康的不二法門。

Slack Tide

Photo(s) by Etang Chen - © 2008-2014

See Also:
Slack Tide, Frandé, Forests & Destroyers - 2014/1/24
Slack Tide on Facebook

Slack Tide

Photo(s) by Etang Chen - © 2008-2014

Slack Tide

Alex is a former salaryman who is reinventing himself in the creative fields. He takes photographs, makes custom-built guitar effect pedals, and writes music-related articles. He is also very involved with the raising of his two children while trying to learn barre chords on the guitar.


Search all articles by Alex Lee

Buy albums by this artist

*Albums based on matching band-names and may be wrong - sorry!

Related ArticlesArticles
Latest Articles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