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Guide.tw

Go Chic

by

Go Chic

Photo(s) by Go Chic - © 2008-2014


對於這張新專輯妳們最驕傲的是什麼?

Ariel: 我想大家在這張專輯製作過程都成長不少,除了本身是在柏林和Peaches一起錄出來的之外(光這點就相當令人驕傲~),這張其實各方面都比第一張成熟。我們原本一直很怕做出來的歌會跟以前一模一樣,但我們好像成功讓第二張專輯保有Go Chic的味道,卻又沒有一成不變!
 
Sonia: 這張專輯對我們來說,無論是在個人的技術、idea、曲 風等各方面都有很大的突破,我想讓我們最驕傲的就是我們都挑戰了自己的極限,做出了很多我們以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這樣的收穫真的還是要歸功我們的製作人 Peaches,她發現了我們更深層的潛力,然後引導我們把那些想法實踐出來,做後完成的時候真的是自己都會嚇一跳,好像抵達了一個新的層次,也讓我們更 期待自己未來的作品。

 
我想很多粉絲會想要知道,跟Peaches共事的感覺如何?妳們從她身上學到了些什麼?有關音樂,有關人生,有關任何一件事?

Sonia: Peaches真的是一個很棒的人,我還記得當時得知要幫Peaches暖場的時候,我們三個都做了惡夢,類似夢到說因為Peaches實在是太酷了,她看了我們表演後很瞧不起我們覺得我們很膚淺,然後就被她討厭,然後我們就很崩潰居然被自己的偶像討厭(哈哈)好險現實中得情節是跟夢中是相反的,Peaches真的是超級親切又超級有精力的人,滿腦子的idea,休息時間少的可憐,但都不會表現出她的疲倦,認真又有才華,而且很搞笑也熱於分享生命事物,讓圍繞在她身邊的人也都覺得充滿活力。在柏林與她錄音的那段時間真的是畢生難忘的經驗,可以跟從小崇拜的偶像長時間近距離相處,更別說一起製作出了一張很棒的專輯,有一種美夢成真的感覺啦。

 
妳們到了世界各地表演:有西班牙,德國,日本還有印尼。各國的觀眾,樂手,等等之類的,有甚麼是跟台灣不同?
 
Sarah: 觀眾的話歐洲各地差別蠻明顯的,北部的例如比利時都相當冷靜,看表演都不會動,但南部的像西班牙則是還沒表演他們就已經嗨掛了,連拍子沒對到都不知道!亞洲的話日本的工作人員都相當專業,音樂祭現場都不需要彩排但聲音都很棒!第一次去韓國的印象也蠻深刻,因為大家根本不認識我們,但他們會現場一直喊我們的團名,好像是我們的超級粉絲一樣。

 
整趟的巡迴怎樣改變了妳們?
 
Sarah: 其實進步最多的應該是臨場反應,因為一路上會有很多各種不同的狀況,像是器材壞掉,車子拋錨或是團員生病之類的…也增加了很多默契,表演更緊密。除此之外還有很多機會看到別的樂團表演,也可以增廣見聞,偷偷學一些別人的東西之類的。

 
在巡迴的路上有沒有什麼瘋狂的故事可以跟我們分享?最奇怪的,最美好,最意想不到的事是什麼?

Ariel: 天啊,太多太多大小故事了。去年第二次長達兩個月的歐洲巡迴我們一路開車跑了六、七個國家在十幾個城市表演遇到超多人超多事情。不管是認識超酷的比利時Goose團,去柏林跟Peaches團圓,在西班牙大吃大喝還有其中一個promoter據說是西班牙最大的米飯製造商,他親自下廚用自己的米煮海鮮燉飯給我們吃,也遇到一些衰事,像從慕尼黑開到柏林下雪塞車塞了十二小時!還有在趕場時,車子居然在法國里昂拋錨,還我們當天超驚險換車修車差點錯過表演!
除此之外,也遇到很瘋狂的觀眾,像在巴黎的紅磨坊,上台時已經凌晨兩三點,大家應該都喝掛了。我上台唱歌,一如往常走進觀眾跳舞,沒想到大家的手開始抓來抓去,還對我毛手毛腳,我的褲子都快被他們脫下來了!還有人跳上台騷擾溫一珊,我就只好把她踹下去,真的很誇張!!!

 
有沒有什麼在國外學到的經驗可以跟台灣的音樂家分享的呢?那有沒有什麼是其他國家可以跟台灣以及台灣的樂壇學習的呢?

Sonia: 在國外巡迴真的會遇到各式各樣玩音樂的人,有的瘋狂有的超級chill,也有那種很聰明在經營自己的等等。有件事讓我感觸很深,就是很多人他們的對藝術開放的生活態度,你會覺得各式各樣的藝術形態無論是音樂,繪畫,文字,fashion....等等對 他們來說都是生命的一部份。像我在台北土生土長的人,以前常常會覺得 “喔!我是玩樂團的” “他是搞設計的” “他是玩攝影的” 然後就覺得這就是這樣子,但很多我們在國外遇到的人,他可能是一個很厲害的鼓手,同時也是一個很有成就的導演,或是他是一個hardcore團的主唱,也是 個現代舞蹈家,同時剛好也在某個地方有個自己的攝影展。也不是要說會做很多事情的人很厲害,我 的意思是,一個重視次文化的氣氛就是這樣建立起來的,大家不會局限自己是哪一種人,只要有感覺就會去做盡力的去做,先不管做的好不好專不專業,做就是了, 然後也不會有什麼主業副業之分,就是大家擁抱生命這樣的DIY精神。期待哪一天台北可以變成一個藝術活動更豐富包容性更大的城市。

 
地下社會的關閉以及目前其它展演空間面臨的挑戰,妳們對於台灣當地樂壇目前的狀況友什麼看法呢?有什麼是可以去實行或是應該要去做的改變讓它可以繼續成長跟保持活躍?

Sarah: 地社關掉真的是很悲劇的事情,但樂團也不會這樣就消失,希望大家還是可以用各種方式支持下去,不管是買CD或是看表演,一些網路媒體也是很好的樂團曝光的管道,例如GigGuide就是一個很棒的平台!我們最近也做了一些訪問,發現很多愛音樂的人也是在默默經營這一塊,很偉大。這是一件非常互動的事情,假如沒有人支持這一塊的耕耘,沒有人看表演或是買專輯,最直接影響的就是創作者本人,樂團會越來越少,做音樂的人也會越來越沒動力,這是很不好的循環,也不是大家樂見的環境。

 
回到妳們的音樂,Go Chic的歌曲創作發展如何?角色跟創作過程有任何改變嗎?

Sonia: 第 一張專輯的時候,我們的創作方式還是以Sonia寫的beat為中心,大家在各自加上自己的idea上去。到了第二張,雖然一開始的發想還是以Sonia 以及Sarah的beat為主幹,但是真的在進錄音室的時候,大家都有貢獻很多想法,其中當然還有Peaches找來的一些很棒的音樂家像是 Siriusmo等等,也為我們的音樂注入了很多不同的元素,有些歌到後來跟我們原本demo的樣子很不一樣,讓我們學習到很多,是個很有啓發性的創作過 程。

 
妳們知道我寫了一首歌致意給Go Chic,其中一段,我喊出妳們每一個人在樂團擔任的角色,當我唱到鼓手的時候,我發現我必須停下來,那位一起打鼓的男生是誰?如果我可以發問的話,那個男生到底是誰?

Ariel: 哈哈,我們男鼓手像男朋友一樣一直換(沒有啦)
因為Go Chic的表演和練團時常需要很多時間,很難找到一個長期配合的鼓手。
最近我們在跟大野狼(鼓手)練團,週五及未來幾個月的演出也將是他。

 
妳們都是高中時期的朋友。妳們會回想自己從學生時期走了多遠嗎?妳們目前的夢想是什麼呢?
 
Sarah: 如果是從高中開始算的話,那真的是走超遠的!想都沒想到十年後可以做到這些事情…
去各地巡迴以及跟Peaches錄音。但也許我們有點太幸運導致後來也遇到很多挫折…
目前的夢想還是希望可以去更大的地方表演,讓更多人聽到我們的音樂,喜歡我們的音樂。
想一些別的樂團沒做過的事情我們可以嘗試去做…還有發下一張專輯!

Go Chic

Photo(s) by Go Chic - © 2008-2014


See Also:
Go Chic - Facebook
Go Chic + Mop of Head (JP) + My Skin Against Your Skin - 2014/2/7 @ The Wall Livehouse

Floaty is an artist, musician, DJ, and writer. He claims music has saved his soul a bazillion times over. He's pretty bad at math, but in this case, it sounds about right.


Search all articles by Floaty

Related ArticlesArticles
Latest Articles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