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Guide.tw

2014巨獸搖滾音樂祭

Alex Lee and Floaty發表

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

▲ Floaty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Alex:

在我知道音地大帝因為在太陽花學運的活動而被起訴的時候,我就在猜想今年不知道會在這個每年舉辦的巨獸搖滾當中看到太多的政治元素在裡面。
 
其實從表面上就可以看出來了,會場裡到處充斥的提醒我們太陽花學運的許多意象。每一個不同的舞台都用當時重要的場景做命名,到處也看得許多不同社運的標語和影像。在會場裡面也可以看到在公民不服從的相關商品和許多政治理念的東西。

但是,巨獸搖滾當然還是非常著重在音樂以及這整個社群當中。整個音樂祭下來可以看到非常多元的音樂,金屬、後搖、日搖、實驗、以及其他搖滾等等,也可以看到台灣客家音樂元素的黃連煜+四物玩。跟以往一樣,也可以看到許多安排得宜的國外樂團。

一開始可能看起來讓人眼花繚亂,但是很快的就讓我決定不要因為音樂類型而去影響自己看的團,音樂就是音樂。總是有不同的人喜歡不同的東西,而沒有人應該要被排拒在外。這樣子的社群對所有喜歡音樂的人都很開放,甚至我發也發現了有越來越多的家庭出現在巨獸搖滾。這些孩子們體驗到了多元化的音樂以及一個心胸開闊的社群

我認為這是巨獸搖滾一個很高明的地方。政治立場依然在整場活動當中做貫穿,但是這一場跟前三年的每一場在音樂上都沒有不一樣。巨獸搖滾是一個充滿了開闊胸襟以及無限可能的地方,它提供了一個對生活不同、也是必要的看法。他清楚的表達了搖滾樂本身的顛覆性,而巨獸搖滾就是顛覆自己的最佳典範。


Floaty:
除了那些很棒的音樂(Vulner!! Dronetonics!!),今年讓我覺得最驚豔的地方是巨獸竟然如此的直白表現自己的立場。巨獸搖滾就是一個讓全家人都可以在淡水的後院輕鬆地享受三天美好時光的獨立音樂祭,而這讓人感到完美。我們都知道這幾年有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發生在獨立音樂場景,但是我們還是聚在這裡,共同享受這樣的時光。就像諺語說的,「a family that plays together, stays together. 」

而我也在自己團表演的時候第一時間經歷到了這個獨立音樂社群的精神。我的吉他一直沒完沒了的斷弦,說起來很荒謬,但我確實在三十分鐘的表演內在台上換了五把琴。但這樣的經驗同樣的讓人覺得非常美妙,美妙的地方在於我看到其他樂手或是陌生人在我斷弦的時候慷慨大方的把自己的琴放在我前面的監聽喇叭讓我使用(謝謝你,佛香甜!)。我們吉他手讓彼此感到被保護、也被信任。這是一個很棒的經驗。如果沒有這樣子的舉動,我可能只能表演兩首吧。但是相反的我認為我們表顯得很好。雖然聽起來一切都很簡單,但是當下感受到的慷慨是非常震撼的,也讓我整個週末都覺得被鼓舞。

就我清醒時的記憶,整個週末是充滿了人們的笑容。對朋友的笑容、在八十八顆芭樂籽的阿強講屁話時的笑容、看到爽度破表的表演時的笑容、以及就只是單純的笑容。我們的這樣一個小小的場景,卻解釋了彼此熟悉的親密,而物理上的展現(小舞台、舞台上下的互動)也同時鼓舞了這樣子的有趣互動。巨獸搖滾並不是一個想要塑造超級明星的舞台,也沒有想要取悅任何人或是剝削消費者(大瓶啤酒一瓶五十!),他就是非常單純的...單純,純粹于它的目的以及手法。

天佑巨獸。


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

▲ Dronetonics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
▲ Snapline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
▲ Blind Acid Date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
▲ 水中ブランコ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
▲ The Roadside Inn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
▲ Pororocks
Photo(s) by Sita Spada - © 2008-2014
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
▲ Macbeth
Photo(s) by Sita Spada - © 2008-2014
Dronetonics, Vulner, 佛香甜, Pororocks, 八十八顆芭樂籽, Floaty, Snapline, The Roadside Inn, 馬克白
▲ 88 Balaz
Photo(s) by Steve Leggat - © 2008-2014


這文章也會出版在Poster雜誌。免費的好雜誌! 去它的網頁按讚吧!

由 Jying Chang 翻譯

Alex is a former salaryman who is reinventing himself in the creative fields. He takes photographs, makes custom-built guitar effect pedals, and writes music-related articles. He is also very involved with the raising of his two children while trying to learn barre chords on the guitar.


Search all articles by Alex Lee and Floaty

Floaty是一位定居在台北市的作家跟音樂家。他曾經是地下社會的定駐DJ, 也是裡面有名的壁畫的畫家。 Floaty也是操場跟公家酒吧每個禮拜的定駐DJ。 他還定期貢獻給 GigGuide.tw, 一個致力於推動台灣獨立音樂的網站。


Search all articles by Alex Lee and Floaty

相關文章文章
最新文章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