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gGuide.tw

微光群島

Floaty發表

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

Photo(s) by Alex Lee - © 2008-2014


在表演前30分鐘,Legacy被精緻的鍵盤音樂、藍色燈光,和輕聲低語的小聲談話所籠罩。觀眾們平靜的坐在地上,人數悄悄增加。這讓我想到陰影中指數增長的孢子分裂,大概擠滿了3/4的容納量。比起一個搖滾展演空間,這感覺更像是一場冥想研討會。

這個出乎意料的一幕,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而暴風雨本身也都是獨一無二的。沒有暴力和動亂,有的是聲音的元素,所有的旋流、膨脹、轉化和釋放的美麗融合。

甜梅號現在已正式改名為微光群島。在本質上,我們現在所得到的,就是我們以前所得到的,只是更成熟了。一流的音樂才氣,敏感、精心製作的編曲。說台灣是一座後搖滾的島嶼,一點也不誇張。他們在組成至今的16年間,甜梅號 (微光群島) 在樂器搖滾曲風中持續保持著領先,他們是游戲的主人。

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

Photo(s) by Alex Lee - © 2008-2014


至於晚上的表演?稍微遮蔽在投影布幕後,接收著影像,隨著銅鈸的節奏,與開著效果器的一把吉他,輕巧簡單的兩個音符,表演開始。樂團其他人加入行軍前進之時,鼓轉向踱步節拍,這樣的模式在開始擴展和演變之前,重複了幾次循環。顏色與形狀據此轉移,光線偶爾清楚的照在樂團背後。就像音樂本身,這一切都在暗示著更大的東西,比我們所能容易看到與聽到的還要更多。請特別注意此刻的含蓄之美,這是一趟生命的課程,如果曾經有這樣一個,相當適合的這個夜晚。

微光群島不是一個傾向於追求鎂光燈或個人榮譽的樂團,但我仍想提提吉他手蘇啟文。他是一個我欣賞已久的音樂家,這要回到我們一起在78bpm的日子。我一直很喜歡看他準備、聽他彈奏出他的想法。回到他當初加入甜梅號時,他的契合讓我非常吃驚。蘇啟文的彈奏是低調且深刻的,他懂得節制並且在適合的地方奔放,這很厲害。透過e-bow和其他效果器做進一步的增強,他的用法是壯麗的。能再一次聽他如此演繹,感覺真好。

這是自傍晚起最感人的時刻,但這非常個人,但對於我的回顧來說,我所感知的一些東西同樣是有相關的。表演上半場,我抱著寶貝女兒,她偎依著我睡覺。我提供了真正的舒適與安全,展現著深愛她的一種物理表現,這也許是我在世界上最喜歡的事情了。在那個時刻,我看著她,既想知道她的未來,並思考著她賜予了我迄今為止的日子。在她目前短短的生命中,這個舉動我早就做了無限次了,但為什麼我現在仍這麼想哭?

我抬起頭,透過模糊的視線,記起了周遭環境,然後它擊中了我。我耳邊所聽到的,不正是內心深處的感受嗎?我對她的親情和希望,全都渲染成了聲音。微光群島為我最親密的體驗提供了實時的原聲帶。我的女兒接著醒來,她的目光在默契中與我相遇。我們研究著彼此,讓所有人聽見的樂團,無意中引導了我的靈魂。

是不是有一個字可以形容?

就在那個時刻,一切都是完美的。作為藝術家,我們創造,以表達我們的想法、慾望和感覺。我們致力與他人相連。作為聽眾,我們在超越時間中聆聽一場經過布置的聲音,以發現同情、慰藉並享受。這─這─這是一場音樂/藝術最純粹的連結。

當每位藝術家達到如此絕對出色的成功時刻,我想他們都有權利知道。這很罕見,如果有的話,竟會是這麼高的水準。恭喜你們,微光群島,你們搞定了。謝謝你們帶來的美好時刻。

現在回到我們的集體現實。

在影像顯示橫向且顛倒的海洋鏡頭時,這是一個對音樂的恰當隱喻。浪花翻滾、洶湧澎湃、消退,像是歌曲本身的規律,開展並不斷增長。舞台上蘇啟文和昆蟲白相互擠壓滲透,在音樂即將噴發且他們豁出去之時,製造了另一個很棒的景象。這兩個吉他手變得相當有力,歌曲到達頂峰:昆蟲白的撞頭加上蘇啟文原始的尖叫聲。真棒!我愛透了!

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

Photo(s) by Alex Lee - © 2008-2014


短暫的中場休息後,樂團一回來就帶來甜梅號第一張專輯的歌曲。布幕被拿掉了,我發現我比較喜歡這樣。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們表演,對我來說是更爽的,很酷的影像現在被投影在他們背後的大螢幕上。看起來像是熒光燈管的東西被架在mic架上,但我不覺得效果很好。要是燈本身是調光器,或在外觀設計上不那麼粗糙會更好,但我認為它使舞台看起來太過凌亂,且沒有那麼適合他們的音樂。

表演結束之前,我們正處理一首與另一位獨立音樂場景老將,流氓阿德的合作歌曲。雖然它是整場表演中唯一有主唱的部分,但並不會令人感到格格不入。的確,整個晚上的表演在各方面都極具水準,這些努力也被視為樂團將自己的專業帶往另一層次的意圖。這是一場微光群島和他們的歌迷都可以感到驕傲的一場表演。

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Shimmering Islands, 甜梅號, 昆蟲白, 阿德

Photo(s) by Alex Lee - © 2008-2014

這文章也會出版在Poster雜誌。免費的好雜誌! 去它的網頁按讚吧!

由 Travis Lin 翻譯

Floaty是一位定居在台北市的作家跟音樂家。他曾經是地下社會的定駐DJ, 也是裡面有名的壁畫的畫家。 Floaty也是操場跟公家酒吧每個禮拜的定駐DJ。 他還定期貢獻給 GigGuide.tw, 一個致力於推動台灣獨立音樂的網站。


Search all articles by Floaty

買這些樂團的專輯

*Albums based on matching band-names and may be wrong - sorry!

相關文章文章
最新文章文章